2010.06.11                   PM01:04


  筆觸似乎越來越小了?
  我一直在思考這句話。
 
  生活圈也許太過於狹隘了。
  生活過的太平淡、平靜嗎?

  不過,這就是我想要的。

  Miss air,多看點書吧。
  沒錯,書中自有黃金屋。

  Miss air請翻滾吧,翻滾吧。
  這句話好像變我的精神喊話。

  莫名其妙地,在沮喪時就會想到。
  尤其是我心情不好想放聲大哭時。

  
 clip_image001.gif 
  天氣變化的好快。
  變得濕濕冷冷的。

  早上睡醒之後,覺得好渴,快脫水
  的感覺,就下樓去買了喝的,又是
  一些無糖綠茶和水之類的。

  一下樓,發現天空飄著雨,天氣涼
  涼的,蠻舒服的,買完了飲料站在
  樓下好一陣子,我才上樓。

  一開門就聽到手機響了,親愛的打
  電話來,馬上放下手中的飲料,衝
  進房間接電話,怕等一下又解釋不
  完了。

  有心結存在的感情,能持續多久?
  這個問題也只能交給時間來決定。

  畢竟,未來的事誰也說不準吧?
  相信感情真的是要經營及體諒。

  親愛的老公,我真的很想念你喔。
  每天來看的人都看膩了這句話吧。

  到了下午三點多,你告訴我今晚要
  一起唱歌,昨天還在猶豫到底要不
  要答應你學弟的邀請,因為地點約
  在中壢,等於是我可能要先搭火車
  過去中壢找你們,而且你在顧慮唱
  歌需要花很多錢,我們目前好像不
  適合太花錢的娛樂。

  結果,最後變成你的學弟要先來基
  隆載我一起過去中壢,他還親自開
  車到家裡樓下等我。真的是很貼心
  ,也很麻煩他。

  在電話裡跟他報地址的時候,還討
  價還價了一番,他趕著要出門,而
  我則是還沒梳洗,整個是剛睡醒的
  狀態。

 「拜託,可以給我一兩個小時嗎?」
 「不行,太久了啦,妳在車上化。」

  我苦苦哀求,請他多給我些時間。
  但他卻是很斬釘截鐵的一口拒絕。

 「那,一個小時,可以嗎?」我問。
 「不行,妳很漂亮隨便化就好啦。」

 「你是為不讓我化妝,故意講的啦。」
  我輕笑,馬上點破了他的如意算盤。

 「那,半個小時,可以了吧?」
 「好啦,好啦,要快一點喔。」

  於是一來一往的殺價時間結束,我
  爭取了半個小時的時間,噢,其實
  只能算二十分鐘吧。

  剛搭上車時,由我來負責報路,他
  們對這附近並不熟悉,尷尬的是..

  喔喔,我報錯路了。
  整個開到萬里去了。

  老公打電話來時,問我們已經到哪
  裡了,離我上車後過了半個小時多
  ,所以他打來關心。

 「呃,汐止。」我邊說邊心虛。
 「汐止?怎麼可能?」你反問。

 「因為...因為我又報錯路了。」
 「厚...以後我再也不報路了。」

  我很懊惱的低吼出聲,讓車上的人
  都忍不住笑出聲了,老公開車載我
  的時候,我也常報錯路,讓老公哭
  笑不得。

  果然是「不負責任之報路」。
  整整就多繞了一大圈冤枉路。

  在高速公路上,你連續打了好多通
  電話,讓你的學弟及他的女友,一
  直在笑我們,說你也未必太擔心了
  ,真是太多疑了。

  直到真的抵達中壢時,都已經晚上
  五點半了,去部隊接了你,我們就
  開車到平鎮市區的KTV了。

 
  唱歌時很開心,你總是嚷嚷著好久
  沒有跟我一起唱歌了,好想聽我唱
  歌之類的話。

  一進包廂裡,知道我還沒吃飯,你
  很貼心的詢問大家要吃東西嗎?然
  後取得大家的意見後,就開始點食
  物,好幾盤熱炒及白飯,少不了的
  當然是酒囉,叫了一罐馬諦仕及兩
  大罐的可樂。

  我只能說,你真的個愛喝的酒鬼。
  在點酒時我看到你眼裡的光芒了。

  飯菜一送來,你就招呼著我趕快吃
  ,而我則是親手剝了鹽酥蝦餵你,
  看你一直在忙著調酒,很沒空呢。

  你似乎也很訝異著我剝蝦的舉動。
  起初愣了一下,然後笑的很開心。

  噢,說到了為什麼我剝蝦會訝異?
  當然,不免俗地要聽一下小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

  當我還是小女孩,讀護專的時候,
  某天我和男朋友約會後回家,我站
  在廚房一直很努力的想洗乾淨我的
  手。

  這時候,我妹妹經過了,她好奇的
  站在我身後,看了我一會兒。

 「很髒嗎?妳幹嘛一直洗妳的手?」
  她滿臉的疑惑,因為我洗了三次。

 「沒有,我今天和男友去吃飯。」
 「然後,他要我剝蝦子給他吃。」

  剝完蝦之後如果不洗手,手上會有
  種海鮮的腥味,我是這麼的認為啦
  ,還是我有強迫症?

 「什麼?他叫你剝蝦子給他吃?」
 「有沒有搞錯?妳沒告訴他嗎?」

  妹妹頓時就氣憤起來,一臉不平。

 「拜託,妳吃蝦子都是妳爸剝的。」
 「不然就是媽媽或弟弟替你剝的。」

 「他要叫妳剝蝦子給他吃喔?」
 「這種男人不要了,分了啦。」

  她異常地氣憤,從此以後看到那個
  男人時,都沒有什麼好臉色。害他
  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惹到了我妹妹什
  麼?

  不過,我對妹妹當時的一番話也蠻
  驚訝的,因為她總是覺得我是家裡
  的嬌嬌女,手不動三寶,連剝蝦子
  這種會沾手的事也是勞煩家人,沒
  想到我真的親手剝蝦以後,她的反
  應這麼大。

  也或許,是另一種心態吧。

  我姐姐是我在罩的,除了我之外。
  誰都別想要欺負她,先把我撂倒。

  當然,老公也聽過這個故事,他說
  我很誇張,雖然我是家裡的大姐,
  但是,從小我就很像家中的么女,
  有什麼事總是會有爸媽及弟妹來幫
  忙。

  比如說,我不太會煮飯,因為在家
  裡很少有下廚的機會,可說是幾乎
  沒有。家裡的媽媽,簡直是餐廳大
  廚,短時間可以辦滿滿一桌料理,
  什麼東西都煮的出來。連親戚都常
  藉口來我家吃晚餐。比如說借蔥的
  啦、借醬油的啦、好久不見閒聊一
  下下,一下子就拖到了晚餐時間,
  諸如此類的。


  我的妹妹則是天生的美食家,特別
  喜歡吃美食,跟老公一樣,不愛吃
  隔日菜,及冷掉或不好吃的食物,
  而她是食品科系畢業,有中餐證照
  的正牌廚師。

  說到我很Man的妹妹,她可是個酒
  量超好的人,可以因為無聊、覺得
  口渴就把我媽媽收藏的酒都喝完,
  等我媽擦酒櫃發現時,都只剩瓶子
  了。

  媽媽很生氣的質問她,為什麼把酒
  都喝完,那些可是她收藏了很久的
  好酒,一直捨不得喝。

  而我妹妹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話,
 「收藏的話,我有留瓶子給妳嘛。」

  為了這句話,她差點被我媽打死。

  她真的非常喜愛喝酒,老實說,我
  也沒有看過她喝醉的樣子,她可以
  一個人自己喝完一罐茅台,也可以
  在喝了一堆酒之後,上樓繼續寫報
  告,為了愛喝酒的這個嗜好,讀書
  時還特別選修了調酒課,也有調酒
  師的證照。

  只是,後來她發現她更愛到處去玩
  ,尤其是不用錢的,於是她考到領
  隊的執照,放假之餘就去帶團四處
  玩,她最愛的景點當然是─酒廠。
 
  因為酒廠可以試喝,她幾乎每一種
  都來者不拒,什麼酒都能混著喝,
  只要有酒精就好吧,還跟酒廠的導
  覽小姐太熟,試喝的杯子都比人家
  大上好幾倍。可能是啤酒杯吧?


  再來,是我的弟弟,目前也是位職
  業軍人,是個海軍,負責電機之類
  的業務。我只能說他是個愛吃鬼,
  隨時都會肚子餓,可能當時是他的
  發育期吧,每天到了宵夜時間,他
  總是興沖沖地跑來問我。

 「大姐,妳餓嗎?妳要吃什麼呢?」
 「我煮水餃好不好?還是蛋包飯?」

  他很開心的翻著我家的大冰箱,然
  後問了家裡的每個人要不要吃宵夜
  ?吃完後要不要泡個熱奶茶或咖啡
  之類的。

  由此可證,我家廚房很擠、非常擠。

  不過,還好我沒有因此而得了公主
  病之類的,可能也相去不遠了吧,
  還沒生小寶貝之前,個性真的很嬌
  縱,後來,有了自己的孩子,個性
  也變得越來越平易近人,直到現在
  的Miss air封號出現。

  記得,當時要結婚時,我媽媽只淡
  淡地問了我前夫兩句話。

 「你真的要娶她嗎?我跟你說喔。」
 「我們很疼她,她什麼都不會喔。」

  意思就是:別怪我沒告訴你,如果
  你知道的話,要反悔就提早說;不
  會後悔的話,以後就別嚷著要跟我
  退貨,貨物既出、概不退換

  哪有人在結婚前會幫女兒這樣介紹
  的?我媽媽真的是很實際的一個人
  ,果然是金牛座的。

  總之,現在的我會剝蝦了,因為想
  剝給老公吃,小寶貝也還小,更不
  可能奢求她自己剝蝦了。

  總共喝了整整一支酒吧,我覺得老
  公似乎喝的不是很過癮,我低聲的
  在他耳邊說。

 「如果喝不夠的話,回家喝紅酒吧。」
  通常自己喝酒,我只會選擇紅酒類。

  喝了對女生的身體比較好,而且要
  選喝起來是澀澀的那種,因為喝起
  來口感會澀是紅酒裡有種叫單寧的
  成份,它是天然的抗氧化劑。

  而老公自從跟我在一起後,從原本
  的沒喝過紅酒,直到現在他也蠻喜
  歡喝紅酒的,有時候出去唱歌時他
  也會點來喝。

  對我來說,紅酒還有一個特別的意
  義,就是它只跟我珍惜、重視的人
  喝。我是一直這麼認為的。

  唱歌時,老公不准我喝酒,當你的
  學弟要敬酒時,你總是笑著告訴他
  們,我的身體不好,胃不好,不可
  以喝酒。

  甚至,也不要我喝可樂,你說可樂
  很傷胃,要另外點飲料給我喝。

  謝謝你,一直都陪在我的身邊,雖
  然有時候跟學弟打打鬧鬧的,但最
  後,你都是坐在我的身旁,陪著我
  ,或是換了位置後,你拍拍身旁的
  空位,示意我坐過去。

  無論是在哪裡,我們並肩走路時。
  你總是會緊牽住我的手,拉著我。

  下雨了,知道我不愛淋雨。
  你會替我撐起傘,摟住我。

  深怕,我有任何一點淋濕的可能。

  唱完歌後,我們一起到地下停車場
  去準備搭車回家,結果繞了半天一
  直找不到車子在哪裡?大家都一臉
  疲倦,加上喝了酒。好不容易找到
  了,上車後,大家都睡著了。

  我也好累,整天都沒睡覺,上了車
  後,吃完你替我剝的茶葉蛋,靠在
  椅背上,就想乾脆閉上眼睛睡覺。
  你笑著拍拍你的腳,要我躺在你腿
  上睡覺,然後替我蓋上你的外套。

  親愛的,你真的好貼心喔。
  有感受到我是幸福的女人。

  嗯嗯,有一點感覺了。

  這麼一天就過了,回家後我們一起
  洗完澡,你玩遊戲而我在一旁看書
  ,之後我們撐不了多久就一起去睡
  覺了。

  我果然老了,體力有差了。
  以前都可以陪你到早上的。

  好累,我要再回去睡回籠覺。
  免得你醒來沒看到我會生氣。

 
  老公,我愛你。
 

 

  p.s.你學弟真是個自high的人,還唱郭靜的Encore LaLa.
        而且是邊唱邊跳,加上帶動作,一旁的我們都快笑翻了
     

   

 
 
 
 
 

創作者介紹

About me , annabeth

Anna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